2021ASCO|秦叔逵教授:本土創新藥再登ASCO舞臺,晚期肝細胞癌一線治療取得新證據

發布時間:2021-6-23 10:02:30 瀏覽次數:303

CCMTV腫瘤頻道



       編者按:2021年ASCO年會于美國東部時間6月4日至8日舉行。南京金陵醫院秦叔逵教授團隊的一項題為“A randomized, double-blinded, phase III study of icaritinversushuachashu as the first-line therapy in biomarker-enriched HBV-related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with poor conditions: Interimanalysis result.”研究入選PosterSession,CCMTV臨床頻道特邀秦叔逵教授為我們進行解讀。

       CCMTV:請您談談目前針對晚期肝細胞癌的免疫治療方案有哪些?晚期肝細胞癌的治療難點體現在什么地方?

       秦叔逵教授:本月初,今年的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剛剛落下帷幕,其中我國自主研發的小分子免疫調節創新藥阿可拉定對比華蟾素一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患者的Ⅲ期臨床試驗中期分析結果成功入選2021年ASCO年會口頭報告,我們非常榮幸在線上進行了相關研究的匯報。

       首先,近年來針對晚期肝細胞癌的治療手段有了較明顯的進步,尤其是一系列免疫檢查點抑制劑陸續獲批上市,包括PD-1/PD-L1單克隆抗體和CTL-4單克隆抗體、帕博利珠單抗二線治療晚期肝癌、納武單抗聯合伊匹單抗二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在中國獲批的一線治療方案“A+T”,即阿替利珠單抗聯合貝伐珠單抗一線治療肝癌,同時還有卡瑞利珠單抗單藥作為二線治療。實際上無論是在一線治療還是在二線治療,已經有多項的研究獲得了成功或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當中。例如國產PD-1信迪利單抗聯合貝伐珠單抗類似物達攸同(“雙達方案”)一線治療晚期肝癌的研究方案獲得成功,并遞交了上市申請,除此之外還有卡瑞利珠單抗聯合阿帕替尼(“雙艾方案”)治療晚期肺癌的Ⅱ期臨床研究結果顯示陽性,Ⅲ期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也已經完成入組正在隨訪當中。

       所以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是免疫治療中最活躍的一個領域,無論是單藥或聯合治療均在肝癌的一、二線治療中展示了可喜的進步。另外像溶瘤病毒、腫瘤疫苗、雙抗以及GPC3-CAR-T細胞治療等有關研究也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說明在治療肝癌尤其是晚期肝細胞癌中,免疫治療方案層出不窮,值得我們予以高度重視。 

       其次,晚期肝細胞癌的治療難點主要體現在雖然現代醫療已經走向精準醫學或個體化診療時代,但肝癌的精準診療與肺癌乳腺癌相比仍然非常薄弱,肺癌和乳腺癌的組學研究和分子分型都很明確,而迄今為止肝癌仍然沒有找到公認的分子分型和驅動基因,組學研究很不充分,臨床上的診療存在相當多的盲目性。

       另一方面,肝癌患者往往伴有基礎肝病,包括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功能異常和一系列并發癥等,因此在診療和研究過程中,必須注重控制基礎肝病,全面統籌安排,防止顧此失彼,這一點與其他腫瘤是大不相同的。

      第三,肝癌起病隱匿,在明確診斷時多數已經處于中晚期,僅僅少數患者能夠接受手術治療。即使能夠行手術或局部治療,可能還會復發或轉移,因此患者的長期生存率較低。例如乳腺癌的5年生存率可以高達90%以上,而在中國肝癌的5年生存率總體只有12.1%,其中晚期肝癌的5年生存率不到5%,因此,在今天肝癌的治療仍然存有嚴峻的挑戰和難點,需要我們加倍努力。

 

       CCMTV:您作為這項研究的主要研究者之一,請問您是如何設計此項實驗的?能否為我們解讀一下研究的最新數據。

       秦叔逵教授:首先非常感謝孫燕院士的信任和邀請我在Ⅱ期試驗以后加入這項研究。這項研究的設計也是在孫燕院士精心指導下,大家共同完成的。這項試驗藥物來源于傳統中藥淫羊藿,其作用機制與特點與化療和靶向治療明顯不同,因此在設計試驗時必須考慮藥物特點和中國國情。

       在臨床診療時有一部分病人由于體質或其他諸多原因并不適合,或者自己不愿意采取已有的治療手段,特別是化療、靶向治療等。那么針對此類患者,阿可拉定最大的優點是在抗肝癌的同時,能夠確保安全性,因為它是源于傳統的具有補益作用的中草藥,副作用較少。在研究過程中,我們發現該藥對于免疫功能、對于多個信號通路有優良的調節作用,包括與炎癥和免疫相關的信號通路都具有很好的調控作用。因此在設計過程中特意設計復合生物標志物來篩選富集人群。

       需要指出的是,在整個試驗過程中得到了國家藥監局、藥審中心的幫助和指導,所以要特別感謝孫燕院士,感謝藥監局藥審中心(包括中藥部、臨床化藥部和統計部)老師的意見和建議,這項研究的順利開展是集體智慧的結晶。

 

        CCMTV:在這項研究中,阿可拉定與華蟾素相比在治療HBV相關性晚期肝細胞癌的優勢體現在哪些地方?對臨床治療其他類型的晚期肝細胞癌有什么指導意義?

        秦叔逵教授:這項阿可拉定對比華蟾素一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的全國多中心、隨機、雙盲、雙模擬的Ⅲ期臨床中期研究結果能入選2021年ASCO年會口頭報告,表示頂級國際會議和全球學術界對這項研究的重視和關注。

       有效研究數據截至2020年11月2日顯示,在復合生物標志物富集人群中,發現阿可拉定治療組的中位生存期(mOS)顯著優于華蟾素治療對照組,分別是13.5個月比6.8個月,說明阿可拉定的確能夠明顯降低晚期肝癌患者的死亡風險,達到57%,具有顯著的生存優勢,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另一方面,阿可拉定的優勢還體現在安全數據較好,藥物相關3級及以上不良反應發生率僅有15%,這與過去Ⅰ、Ⅱ期臨床實驗安全數據均一致,即阿可拉定具有良好的安全性。

       基于此,申辦方已經向國家藥監局提交了提前上市的申請,已被接收,且納入優先審批之中。我想這類研究是很有科學意義和實用價值的,不僅為肝癌治療可能發現觀察到一個好藥,還對我們從傳統中醫藥中挖掘一些具有有效性、安全性的藥物具有重要的借鑒。未來我們不僅要學習國外,在靶向治療、系統化療或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方面去尋找新的藥物,同時,要在天然傳統中藥尤其是植物藥物中去探索發現一些創新藥物。


       CCMTV:阿可拉定不僅作為中國自主研發的小分子免疫創新原藥亮相ASCO,其主要成分淫羊藿苷元還來源于中國傳統中藥小檗科植物淫羊藿,中國創新藥在世界舞臺上的頻繁出現讓您對本土創新藥有哪些進一步的期許?

       秦叔逵教授:我國肝癌具有高度的異質性,特別是在發病原因、流行病學特征、分子生物學行為、臨床表現分析、治療策略和方法,均與歐美國家著有顯著的不同。所以,我們不能生搬硬套國外的經驗,而是要積極地學習國際先進經驗的同時,結合國情和我國患者的特點,走出一條適合我國肝癌病人的診治和研究之路。

       中國創新藥尤其是在治療肝癌方面已經取得了一些成功,阿可拉定就是來自傳統中藥淫羊藿的提取物。除此之外,還有澤澋生物制藥的多納非尼、恒瑞制藥的阿帕替尼,含奧沙利鉑系統化療、卡瑞利珠單抗、信迪利單抗以及替雷利珠單抗等等,均在肝癌的治療有不俗的表現。這些藥物的研究都是針對我國國情、患者特點做的臨床研究,能夠走向世界學術舞臺,應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未來我們要繼續發揚光大已經獲得的成績和特色,同時也要積極的深入研究,特別是加強基礎研究和轉化研究;另一方面,還要結合肝癌的特殊情況,在治療過程中注意監控和治療基礎肝病。 

       祖國中醫藥學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多年來積累了豐富的診療經驗,傳統中藥中也有許多成份具有抗腫瘤作用。因此,我們對于本土創新藥物、對于民族創新企業、對于國內臨床專家學者的創新意識和水平都高度贊賞,期待著團結協作、共同努力,能夠為“健康中國2030”、為世界攻克肝癌做出更多的貢獻。